快速發布采購 管理采購信息

華為成立投資公司并且日入20億

時間:2019-4-30, 來源:互聯網, 資訊類別:行業動態

華為進入VC圈?

這緣于一則不起眼的消息。企查查顯示,4月23日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新成立一家全資子公司——哈勃科技投資有限公司,該公司注冊資本為7億元人民幣,由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100%控股,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長以及總經理均為白熠。

而引發VC圈關注的是,這家公司經營范圍明確地寫著:創業投資業務。

科技巨頭涉足創投并非新鮮事,前有騰訊、阿里等,后有小米、美團點評等,先后化身戰略投資人,在創投圈掀起陣陣波瀾。這一次,華為意欲為何?

華為低調涉足創投:

曾一度明確“不做股權投資”

這家新公司的名字,頗具深意。哈勃是天文望遠鏡的著稱,哈勃望遠鏡在1990年搭乘美國“發現者”號航天飛機進入太空,開啟了它傳奇的“一生”。如果說想要探索太空,那可是離不了哈勃的。

新公司掌門人白熠是華為內部財務老員工,現任華為全球金融風險控制中心總裁,曾擔任華為財務管理辦公室副總裁,此次任命可謂委以重任。

這似乎都在暗示華為對這家投資公司的倚重程度。但卻打破了之前華為內部提出的“三不”原則。

2017年11月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針對人力資源管理簽發了126號文,明確有所為有所不為。其中最核心的便是不做應用、不碰數據、不做股權投資。只聚焦云計算和大數據人工智能平臺,讓各行各業實現自身的智能時更簡單、更容易。

實際上,華為在投資方面的打法一直遵循的是《華為基本法》中制定的規則,該基本法中提到,華為永遠不進入信息服務業,永遠不進入主行業以外的行業。

此后,華為輪值總裁徐直軍也在華為云相關采訪中強調,在云領域上,華為不投資集成商或應用開發商,不去培養一幫“親兒子”,也不讓“親兒子”跟合作伙伴競爭。

對此,外界早有質疑。在國內業務上,華為在通信硬件領域已取得輝煌成就,但在投資方面卻還是新兵。騰訊、阿里巴巴等互聯網巨頭已經構建從底層到應用層巨大的護城河,而華為始終“缺條腿”走路。

如今,華為低調成立投資公司,釋放了什么信號?一位接近華為高層的私募人士對投資界稱,這是華為逐步對外開放的信號,也是華為外部環境以及內部因素推動的結果。華為成立投資公司不是財務投資目的,而是其構建產業生態布局的抓手。

他分析,首先,在孟晚舟事件后,華為的公共關系導向發生了較大的轉變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逐步走向媒體前臺,希望公眾更多了解華為、任正非。而且,華為主導的5G業務,也需要更多公眾包括國內公眾對其有更多了解。

其次,華為內部業務收入結構從B端運營商驅動型,向C端終端驅動型的轉變,倒逼華為在不突破《華為基本法》的基礎上構建產業生態。根據公開數據,終端業務已經成為華為最大運營收入來源,而終端業務的確需要華為構建終端的業務生態。

4月23日,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新成立一家全資子公司——哈勃科技投資有限公司(下簡稱“哈勃投資”),該公司注冊資本為7億元人民幣,由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100%控股。值得注意的是,這家公司經營范圍為創業投資業務。

從企查查上查閱到,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新成立了一家全資子公司——哈勃科技投資有限公司。

從該公司的工商信息中可知,其注冊資本為7億元人民幣,由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100%控股,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長以及總經理均為白熠。而白熠為華為全球金融風險控制中心總裁,此前曾擔任華為財務管理辦公室副總裁。

經濟觀察網記者還看到,哈勃科技投資有限公司的經營范圍一欄顯示為“創業投資業務”。針對這家公司成立的細節問題,記者第一時間與華為方面取得聯系,但截至記者發稿前,未能獲得相關解答。

騰訊、阿里巴巴等科技公司的“投行化”成功當“騰訊系”、“阿里系”、“百度系”、“小米系”紛紛在互聯網產業鏈上跑馬圈地、爭奪用戶、賽道卡位時,華為一直在強調聚焦主業,對于各家派系的合縱連橫均置身事外。

有分析人士認為,華為成立創投公司,有借助外部創新補足生態短板的意圖。

對外投資謹慎

作為國內科技巨擎之一,華為的投資風向備受市場關注。有數據顯示,與華為體量相當的中國另外兩家科技集團——阿里巴巴和騰訊在2018年共進行了243 筆投資,并且沒有停下的意思。

與兩家互聯網公司相反,通信賽道稱霸的華為,對資本市場向來有敬而遠之的態度,對外投資亦頗為謹慎。

此前,華為并沒有像其他公司一樣單獨成立投資基金。一方面,圍繞《華為基本法》,“永遠不去進入主行業以外的行業”,決定了投資主要圍繞通信板塊,但是主航道的通信板塊已經形成壟斷,缺少投資標的。

A股投資也曾獲利頗豐

華為在A股市場的投資也頗受關注,其曾在三家上市公司的pro IPO階段入場,獲益頗豐。

2011年,華為曾經在潤和軟件上市前夕入股。2011年2月,潤和軟件在上市前曾增資擴股,華為1881萬元獲得285萬股占比4.952%,潤和軟件2012年上市后,華為持股比例降至3.714%。華為已經減持,甚至可能已經退出。

在2008年下半年,華為曾設立互聯網業務部,在朱波擔任互聯網業務部總裁的4年間,華為投資了不少互聯網的項目,典型如昆侖萬維和暴風科技。

《華為基本法》的約束

這些投資的出現,很大程度上與朱波當時負責的業務有關系,2012年朱波從華為離職,華為就沒有出現主營業務之的投資。

據朱波公開場合表示,主要是因為之前入職時,華為有意往服務和互聯網發展,但是對于習慣了B2B業務的華為高層來說,一時間要適應互聯網的B2C模式仍存在很多與華為本身文化所沖突的地方,后來華為在投資戰略方面有所調整,因此便選擇了辭職。

《華為基本法》:華為永遠不進入信息服務業,永遠不去進入主行業以外的行業。

哈勃創投意欲何為?

華為此番成為哈勃投資意欲何為?華為官方沒有向記者做出回應。

不過有華為高層與本報記者采交流時表示:“華為仍然堅持不做純財務投資?!辈贿^,阿里和騰訊的數百筆投資,也并非都看重財務,甚至多數投資是圍繞著各自的戰略。有分析人士認為,華為成立創投公司,有借助外部創新補足生態短板的意圖。

而且從哈勃投資董事人員構成上,白熠是華為財務管理辦公室副總裁,應為民曾擔任華為無線網絡研發總裁;周永杰曾任海思半導體有限公司副總裁;均有通信產業從業經歷。

有分析人士認為,此時成立哈勃投資有可能給華為帶來一些變化。當前,華為公司的業務機構以及面臨的市場環境都發生了變化。一方面,2018年,華為終端業務首次超越運營商業務成為最大營收部門,2019年第一季度,華為營收增長39%,而終端業務營收增長70%。終端部門客觀上成為華為增長動力引擎。如果說在運營商業務部門投資缺少標的,在終端和物聯網市場,華為需要構建生態,碎片化的市場需要更多的參與者。投資可能讓生態建設更有效率且有粘性。華為成立創投部門,或許是需要借助外部創新來補充生態的表現。


資訊分類
相關新聞
會員資訊
本道日本巨乳在线看